<ruby id="fgwxa"><font id="fgwxa"></font></ruby>
<span id="fgwxa"><blockquote id="fgwxa"></blockquote></span>
      <span id="fgwxa"></span>

        <optgroup id="fgwxa"><em id="fgwxa"><pre id="fgwxa"></pre></em></optgroup>

        <optgroup id="fgwxa"><em id="fgwxa"><pre id="fgwxa"></pre></em></optgroup>
      1. 常州迪沙醫藥科技有限公司
        網站首頁 公司簡介 產品中心 新聞中心 企業榮譽 企業風貌 在線訂單 人才招聘 聯系我們
         
         
        重點推薦   維生素   營養強化劑   食品添加劑   藥用輔料   原料藥及中間體  
         
        藥品取消限價,藥價真的能降嗎?
        ...................................................................................................................................................................................................................................................................................................................................
        飽受爭議的藥品最高限價,有望退出歷史舞臺。消息稱,《推進藥品價格改革方案(征求意見稿)》正限時48小時向行業征求意見,其中核心就是取消政府對藥品價格的管控權。這意味著藥品實際交易價格將通過市場競爭形成。過去藥品價格死生大權一直被發改委緊緊拽住,其目的是通過行政手段遏制藥品流通秩序混亂及阻擊藥品價格上漲現象。但藥品的價格似乎并不聽勸,甚至陷入越限啥,越缺啥的怪象。且極易滋生權力尋租和腐敗。前段時間,媒體曝光的發改委價格司窩案,包括曹長慶、劉振秋等人,其在藥品價格所為就成活生生的例證其實,中國藥品價格從生產到上市的定價過程,是基于藥企自報生產成本價格,由發改委來審批。因此,發改委很難掌握藥價的真實成本。發改委制定所謂的藥品最高限價,反而扭曲市場作用,促使“劣藥驅逐良藥”。而藥品真實的市場供應需求,發改委不僅無法及時洞悉這其中的變化,而且還人為的加大市場供需的錯位。這就是為何十多年來,發改委雖下發30多個降價文件,但藥品價格仍無法得到有效糾正。這些負面效應疊加藥品價格突出問題集中于流通環節及醫院回扣上,實際上,最高限價已名存實亡。即便藥品加價率按照15%順價加價,抑或實行零差率政策,但藥品的銷售量取決于醫生的處方行為。而在醫藥招標采購中,出現一次中標,二次議價現象。也即為醫療機構在省級藥物招標結果的基礎上,在中標藥進入醫院采購之列時,進行再一次殺價。由此可見,最高零售限價對藥品終端價格的形成已無實質性意義。醫藥難降的真相盡管最高限價已沒有存在的意義,但取消后醫藥價格不會重回無序狀態。因為權力的核心遷移至醫?刭M中。發改委將皮球踢給了人保部,藥價改革便被寄希望于醫保支付基準價來打破。這相當于強化了醫?刭M作用。所謂的醫?刭M,是指醫保部門會同有關部門以合理的市場交易價格為基礎,并綜合考慮醫;鸷突颊叱惺苣芰χ贫▓箐N藥品支付標準;建立節約采購成本收益歸醫院的機制;推進支付方式改革(總額控制、按人頭付費等)。
        毫無疑問,這種控費模式的思路清晰,就是“控藥扶醫”。也即為提高醫院服務收入來降低醫院在藥品回扣上動機。福建三明和重慶則被視為該模式的典范,比如,三明模式以招標最低價確定醫保支付價,超出部分由患者承擔;而重慶模式則建立高、中、低三種支付價,但超出部分由醫院承擔。然而,正如蹊蹺板效應,究竟提高醫院的服務收入多少才能完全降低另一端的回扣利益收入,這本身就難以評判。更何況,上述兩種模式,其實醫療服務價格并未得到多大改善,本質上是因為醫保模式入不敷出,當地政府才推出了改革措施。醫藥之所以難降的真相就是,醫院壟斷的公益屬性與藥品市場追求利益最大化不對等造成的。醫藥體系好比一個大水缸,當你用力擠壓一側的時候,另一側必定噴發。不可否認,公益屬性注定離不開行政的管制,但人社部不僅承擔了醫保目錄制定,而且還是醫;鸬墓芾碚。人保部相當于既是裁判又是運動員。這種雙重角色無助于市場結構倒掛的改變。費用可控只是基礎,醫療改革的最終目標,是打造一個“廣覆蓋、有效率”的“優質、可靠”的醫療體系。治本尚需引入第三方
        可以說,醫?刭M治標不治本!翱厮幏鲠t”雖削弱了“以藥養醫”意愿,但難成根本上顛覆“以藥養醫”的陋習。破除之道唯有實行醫、藥分家。較為可行的辦法就是引入第三方管理醫療保險資金。從歐美發達國家的經驗來看,均通過引入第三方的手段切斷醫生與藥品之間的聯系,實行醫藥分、家,從而保證醫生處方的客觀性,不受過多利益驅動。德國社保模式有很重要的第三方機制,醫療保險基金由依法設立的醫療保險機構作為“第三方支付”組織,統一籌集和管理。美國的醫療保險支出主要由個人和企業兩方面負擔,由商業保險公司第三方承保。美國的醫保目錄制定者不是美國政府,而是制藥企業和保險公司。由于美國的制藥企業在國會的中具有非常高的地位,制藥企業和保險公司通力合作有能力將昂貴的新藥放進醫療保險目錄。制藥企業和保險公司雙贏,美國醫患者和企業卻不得不為其支付高昂成本。怎樣制衡制藥公司和保險公司聯盟利益,美國政府并未爭鋒相對打擊聯盟,而是引入富裕階層監管醫生處方的概念。在新醫療保險法案中,如果醫療保險支出超過上限,富人就要多納稅,包括薪水、獎金與股息等一系列稅。富裕階層為了不多交稅,就倒逼保險公司不要讓高價新藥進入醫療保險目錄。從而使得醫療保險維持收支平衡的目的。香港由醫院管理局監督醫療保險目錄和醫生的行為,昂貴藥品難以進入醫療保險目錄,醫生處方便宜,普通市民看病基本上沒有自付。富裕人群如果不喜歡廉價醫療,可以找商業保險公司投保,由保險公司承保高價醫療。醫院管理局很少發生腐敗,因為他們的行為是由廉政公署監督。香港醫療體制的實質在于用廉政公署切斷了醫生和制藥企業之間緊密的利益鏈。
         
          返  回
         
             
         

        地址:新北區府琛商務廣場
        聯系:張經理 13401309798
        電話:0519-85388081  郵箱:sales@czdisha.com

         
           
        網站首頁 | 公司簡介 | 產品中心 | 新聞中心 | 企業榮譽 | 企業風貌 | 在線訂單 | 人才招聘 | 聯系我們 | ENGLISH
        常州迪沙醫藥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C)2014  備案序號:蘇ICP備14047477號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免费看欧美一级特黄a大片
        <ruby id="fgwxa"><font id="fgwxa"></font></ruby>
        <span id="fgwxa"><blockquote id="fgwxa"></blockquote></span>
            <span id="fgwxa"></span>

              <optgroup id="fgwxa"><em id="fgwxa"><pre id="fgwxa"></pre></em></optgroup>

              <optgroup id="fgwxa"><em id="fgwxa"><pre id="fgwxa"></pre></em></optgroup>